1.争议王晓麟:2050万美元如何撬动66亿元人民币

2.3年烧光84亿,被央视点名,又一国产品牌官宣停产停工!

3.赛麟66亿造车仅卖出31辆,董事长竟称自己没有责任?

4.年度特辑 | 告别的艺术

5.江苏赛麟造车烧了66亿元竟然只卖出了31辆车?

赛麟汽车王晓麟现在怎么样了,赛麟汽车副总裁

王晓麟,男,出生于中国湖南省,从湘潭大学毕业后,王晓麟在长沙市西区人民法院任职至1991年。之后他前往美国就读俄亥俄随后,他进入杜克大学法学院继续深造,王晓麟是一位经验丰 富的企业家、金融家和律师,在资本市场融资和国际商业交易方面有着资深的背景。他现任赛麟集团董事长;同时他也是资富控股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争议王晓麟:2050万美元如何撬动66亿元人民币

晚间车市说,今晚说车事。

车事有挺多,小官挑着说。

▼?

2020年下半年刚刚开始了仅十天,整个汽车圈就已经表现出一股“热闹非凡”的景象。国内多家新势力造车品牌接连不断的“暴雷”风波。从7月1日造车新势力拜腾正式暂停中国业务,同时其在北美与德国的分公司申请破产。

不仅仅拜腾给自己书写了5年的造车故事暂时画上句号,也同时拉开了国内新势力造车集体“暴雷”的序幕。依旧不知道下周能不能回国的贾跃亭走完了破产重组程序,并在个人公众号上表示要坚持自己的造车理想;而一直做着“让国人开上超跑”梦的赛麟汽车王晓麟则正式被立案调查。?

「车圈大事儿:拜腾汽车7月1日宣布正式暂停中国业务」?

其实拜腾初期的阵容堪称业内最奢,从领导到团队,到处都洋溢着浓厚且丰富的造车经验。也是由此,造成了整个拜腾汽车对成功的过分自信,甚至是开始集体倾向于浪漫主义。然而,眼前的现实将那股浪漫摧毁的满目苍夷。

一直不紧不慢的造车进度,让本就是迟到者的拜腾逐渐错过了中国新能源市场“占位”的最好时期。加之拜腾首款产品的豪华定位,显然这又和蔚来起了冲突。对造车的过分“浪漫化”加上产品进度的缓慢都开始让拜腾汽车的“日子”越发难过,而资本的退场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那根“草”。

「?小官说:」

将48英寸的电视放在仪表台上,我们承认这样的想法刷新了对汽车的常规认识,更重新定义了车内空间的设计。但前期太过放肆的投入和迟迟未到的量产最终导致了拜腾的落幕。借用刘慈欣曾说过的:在汽车行业,任何超脱飞扬的造车梦都会砰然坠地,现实的引力太沉重了。

「?车圈大事儿:贾跃亭破产程序完成,表示继续造车梦」

7月2日,贾跃亭发布公开信,宣布其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最终完成,重组方案已正式生效,债权人信托也随之设立并开始运营。说白了,就是贾跃亭现在没有能力还钱,被迫接受将贾跃亭所持有的FF股权转让给债权人信托的建议。也就是说债主们想要拿到真金白银,那就得等着FF盈利后的股息逐渐偿还。

而对于贾跃亭来说,个人破产重组后意味着不再背负巨额债务,债权人在四年内不能在其他国家向他追债,而且美国法院也会帮助贾跃亭向中国法院请求,将他移除出“双限”和“失信被执行人”。贾跃亭自己则表示:以创业的心态打工,用打工的方式创业,人生得以重启。总结来看就是贾跃亭要继续自己的造车梦,而且目前也是无债一身轻。?

“债务盈门、九次登上老赖名单、乐视缔造者”这些都是贾跃亭身上的初始标签。而在造车后,好多媒体将之评价为“一门心思扑在汽车上的贾跃亭更像是一位汽车产业变革的先驱、一朵死在沙滩上的前浪。”

「?小官说:」

事实上仅造车而言,贾跃亭其实没有太多值得诟病的地方,他最初定义的汽车四化(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网联化)已经得到了全行业的广泛认可。

如今,按照FF今年的战略规划,将在第一季度完成B轮融资,9月前完成FF?91上市交付,与此同时,FF的IPO时间预计将在融资完成12~15个月内实现。但现实却没那么乐观,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FF的B轮融资仍未能得到落实。而融资未到位,量产自然也就无法继续下去,那也就更甭谈盈利了。

哎,有没有眼熟的感觉。这究竟是贾老板“商业套路”,还是当梦想照进现实的困难,恐怖也只有贾老板自知了吧。

「?车圈大事儿:王晓麟被立案调查?」

如果说拜腾汽车和贾老板都能勉强算上经营不善,那王晓麟王总看起来是当真摊上大事了。?

7月2日,遭到国资股东南通嘉禾举报后,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赛麟”)董事长王晓麟被刑事立案。接着的北京时间7月4日早10点,王晓麟与江苏赛麟各海外股东召开了临时股东会。会议决定,江苏赛麟即刻在上海君合律师事务所开设托管账户,仅用于支付员工工资、税金保险、其他合法补偿,以及维护公司日常运营的必要支出。

赛麟的故事并非是7月突发。早在4月底,江苏赛麟前法务乔宇东公开举报王晓麟。接着6月9日,江苏赛麟宣布欠薪停摆。6月18日,几乎所有总监级以上员工“主动离职”。随后,上海办公楼被查封。6月30日,南通嘉禾发布《致江苏赛麟汽车科技全体员工告知书》。7月2日,王晓麟被正式刑事立案。

「?小官说:?」

大家应该都记得那场在鸟巢耗资千万的“赛麟演唱会”吧,最终的结果也就是发布了一款A00级的电动小跑车迈迈,而且还卖出了一个CRV的价格,所以迈迈的失败属于必然。但迈迈在整个赛麟事件中却仅仅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东西,即便它是这家车企的首款车型。其背后隐藏的那些盘根错节的资本势力才是整场事件的“重头戏”。

当然,现在网络上包括王晓麟在自己微博上爆料的那些事都还尚无结论且无法确定真实性,所以今天就先不过多评论,我们还将持续关注。

「?一段话说车事:」

国内造车新势力相继“暴雷”其实并不意外,毕竟在政策和补贴下催生出的车企根本无法经受住市场和时间的考验。而当下,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也已经正式进入了淘汰期。

面对着生死存亡之际,谁能生,谁会死,只待时间给出答案。

欢迎在下方评论区留言、讨论~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3年烧光84亿,被央视点名,又一国产品牌官宣停产停工!

舆论漩涡中的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赛麟”)异常平静,除了试车员偶尔把迈迈电动车开进厂区,车间没有任何机器开动的声响。

江苏赛麟车间工人李明(化名)于3月返回江苏如皋,但直到发稿时间,工作内容只是培训、调试设备等,没有生产过一台车。李明有些焦虑,“别的公司3月份基本上都复工复产了,我们到现在还没有接到生产的通知。”

据他观察,回到如皋的生产线工人不到50%。江苏赛麟一名白领告诉第一汽车频道记者,自春节放假后,他一直没有得到返回公司上班的通知,虽然直到4月工资正常发放,但他“心里很慌”,因为今年车市行情欠佳,换工作很难。

4月27日,江苏赛麟前法务高级经理乔宇东的实名举报,进一步加剧了李明等人的担忧。乔宇东在举报信中称,江苏赛麟董事长及实际控制人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造成巨额国有资本变相被贱卖。

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江苏赛麟今年至今停产是否与此有关?截至发稿时间,王晓麟并未回复第一汽车频道记者的提问。

王晓麟造车路线图

要厘清江苏赛麟事件的真相,需要将时间倒回2009年,在更长的时间轴里去还原王晓麟的造车路线图。

2009年,王晓麟在美国创立WM GreenTech Automotive公司(中文名为威蒙积泰汽车公司,下称“GTA”),从事节能环保汽车的开发、生产和销售,计划在美国密西西比州投资建厂,其本人担任首席执行官。

GTA的主要融资渠道之一是美国投资移民项目,2009-2013年,GTA总共获得了1.295 亿美元的EB-5 投资项目中国移民投资人的投资。王晓麟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作为一名投身汽车制造业的金融界人士,我一开始就为公司制定了一个保守的金融结构:在公司投产销售之前,绝不负债。”

获得资金后,GTA开始四处出击。2010年5月,GTA以约2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香港EuAUTO电动汽车公司,之后将EuAuto电动车公司开发的电动车Mycar(中文名“迈迈”)导入美国生产。

携着Mycar整车技术和美国汽车公司的背书,王晓麟迅速把目光移向中国。2011年7月,GTA与沈阳中瑞投资有限公司以50:50股比,合资成立鄂尔多斯积泰汽车有限公司,宣布将投资200亿元、建成年产能60万辆的生产基地。孰料该合资公司仅仅半年即“夭折”,据启信宝资料,鄂尔多斯积泰汽车有限公司运营时间为2011年7月6日到2012年1月5日。

但王晓麟并未放弃,他把目光转向中国更多的省份。同时期GTA于2014年3月与美国Saleen Automotive Inc.公司(下称“美国赛麟”)签署了在中国独家销售美国赛麟品牌汽车的《分销协议》,内容为由GTA向中国推销美国赛麟生产的汽车和配件。2014年9月,王晓麟在美国设立Saleen Motors International LLC公司(中文名美国赛麟国际汽车公司,下称“赛麟国际”)。

2015年6月,美国赛麟与赛麟国际签署了一份金额为50万美元、期限为10年的知识产权授权使用协议,显示赛麟国际作为GTA的全资子公司,“可以在全球范围内(除北美,欧洲、中东和澳大利亚以外)使用我们的知识产权,以进行制造、推广、销售和许可”。

从此,王晓麟的“盘中”除了Mycar,多了“美国传奇超跑品牌赛麟汽车”这道菜。

2014年9月,长沙金洲新区招商合作局发布消息称,金洲新区已经与GTA达成框架协议,计划在长沙宁乡建设跑车生产基地生产包括威蒙·赛麟、GTA迈迈等车型,项目最快将于2015年启动,共投资260亿元,建设年产40万辆整车生产项目;一期投入资金80亿元,建设年产10万台城市电动车、10万台迪龙电动车和电池组的生产线及相关配套设施。

与鄂尔多斯项目类似,GTA长沙项目无疾而终,直到江苏如皋向王晓麟张开怀抱。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王晓麟造车项目的源头,GTA在美国并未形成实质性的批量生产。美国洛诺克时报援引的一份美国移民部门的报告称,2015年GTA在美国仅生产了25辆汽车,销售数量为零,截至2015年12月31日,GTA全职人员只有75人,没有达到“招满350个工人、人均工资不低于35000美元”的承诺。这导致GTA投资移民项目的投资人申请绿卡屡屡被拒。

2017年1月,GTA宣布裁员并关闭了位于密西西比州的工厂。2018年2月26日,GTA和关联公司美国威蒙工业汽车集团在美国弗吉尼亚州东区破产法院递交了破产保护申请。

落地如皋

2016年,王晓麟“造车梦”终于落地江苏如皋。

第一汽车频道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合作协议书》显示,2016年1月28日,资富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资富控股”)、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南通嘉禾”)、如皋市高新科技技术创业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如皋高新”)三方签署《合作协议书》,“经三方研究,拟走出一条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的特色道路:通过并购、重组美国知名汽车品牌、先进技术、知识产权等相关资产,产品实行‘高端化、品牌化、差异化’的中国制造、全球销售战略。合资公司项目计划总投入200亿元,工业用地预计2400亩,配套综合用地1200亩,计划年产38万台赛麟品牌商标为主的各类车型。”

该协议显示,资富控股是一家英属维京岛注册的控股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晓麟,旗下拥有美国威蒙汽车工业集团(下称“美国威蒙”)、赛麟国际等国际知名汽车生产厂商。

项目合资公司的生产资质来源于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华青年”),“资富控股已经与金华青年合作成立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如皋分公司,分公司同意将所拥有的商用车、乘用车生产资质免费许可给本协议约定的项目公司永久使用。”

关于美国威蒙和赛麟国际,该协议中有着以下描述:

美国威蒙是一家开发生产实用性电动汽车的新能源汽车公司,旗下拥有全资子公司积泰电动车汽车公司和威蒙积泰(中国)销售公司,产品包括微型电动车品牌积泰(GTA MyCar)。赛麟国际是以生产高性能跑车和电动轿跑闻名的跑车公司,产品包括“世界跑车之王”赛麟(Saleen)以及一系列高端轿跑。

在该协议第二项“签约各方权利义务中”,要求资富控股应在协议签订后的10个工作日内,将其旗下的赛麟国际汽车公司全部资产和知识产权通过有证券资产评估资质的第三方公允评估后,以评估价值注入如皋高新,该资产包括但不限于赛麟品牌、商标、LOGO、车型、技术以及所有知识产权。

国内媒体曾报道:“2014年,王晓麟说服赛麟汽车创始人史蒂夫·赛麟,收购赛麟汽车。这使他掌握了多个车系的产品和技术资源。”但根据美国赛麟在美国证监会网站发布的年报信息,美国赛麟和赛麟国际之间并没有股权关系。

2016年2月,南通嘉禾受让如皋高新原股东所持所有股权。2016年3月,南通嘉禾以增资方式引入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南通威蒙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通威蒙”)、如皋积泰电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如皋积泰”)、南通狮迈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通狮迈”)、如皋萨林混合动力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如皋萨林”)4家独资企业。

增资完成后,如皋高新由国有独资公司变更为非国有控股公司,更名为江苏赛麟汽车投资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增至96.5863亿元,其中南通嘉禾以货币增资约30亿元,其余4个股东以授权许可使用的非专利的专有技术使用权出资约66.6亿元。2018年3月,江苏赛麟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王晓麟,南通嘉禾将注册资本金提高到34亿元,江苏赛麟注册资本变更为100亿元。

2016年10月,江苏赛麟在如皋投建两个工厂,第一期投资60亿元,其中“小厂”生产迈迈电动车,规划年产能7万辆;“大厂”计划生产超跑性能SUV,规划年产能15万辆。2018年,王晓麟对外宣称将于2019年7月投产S1超跑,2020年投产S5电动超跑。

2019年11月,江苏赛麟首款车型迈迈定制版上市,该款车为两门微型电动车。记者未能从乘联会或汽车交强险数据中查询到迈迈实际销量。

5月7日,江苏赛麟多名一线生产线工人告诉第一汽车频道记者,2019年迈迈电动车产量为1000台左右;今年春节后该公司生产迈迈电动车的“小厂”并未恢复生产,且仅建成焊装和总装两个工艺车间;“大厂”制造设备还未完全进场,没有形成生产能力。

记者实地走访江苏赛麟两个工厂发现,工厂厂区内停放着约1000辆迈迈电动车。

是否虚假投资?

今年4月27日,江苏赛麟前高级法务经理乔宇东在微博上实名举报王晓麟涉嫌虚假投资。

乔宇东称,王晓麟通过其实际控制的“空壳公司”,于2016年以不具备出资要件的授权许可使用的技术作为出资财产虚假出资,将历史购入价格为2050万美元的非自有的专有技术使用权,作价接近66.6亿元增资入股,在不具备向江苏赛麟办理其作为出资的专有技术使用权的财产权转移手续的能力的情况下,在江苏赛麟却占据了约66%的股份。

“因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公司不具备向江苏赛麟办理其作为出资的他人授权许可使用的专有技术的使用权的财产权转移手续的能力,已涉嫌构成虚假出资。”乔宇东称。

记者获得的中环松德(北京)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中环松德”)和万隆(上海)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万隆评估”),针对江苏赛麟4个非国有股东“拟以其持有的无形资产出资项目评估报告”显示,南通威蒙、如皋积泰等4家公司均以一款车型的技术资产出资,共4款车型。

两家评估公司对于4款车型的估值完全一致,其中“积泰·迈迈·MyCar”估值为11.0692亿元,其余三款注明为赛麟品牌的车型估值分别为18.8042亿元、18.9452亿元及17.7627亿元,总计估值价格均为66.5813亿元。此外,两家评估公司评估小组进驻时间均为2016年1月20日至1月26日,调研时间均为一周。

另据美国赛麟2018年年报,2018年3月赛麟国际申请破产后,该公司向后者发出了立即终止协议许可的通知。

对于乔宇东的举报,江苏赛麟于4月29日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鉴于乔宇东持续捏造散布虚假消息,公司已经依法通过刑事控告、民事诉讼等方式追究乔宇东刑事责任及民事责任。

南通嘉禾发布声明称,对于乔宇东举报所涉的内容,已于去年10月开始进行相关核查,并称“江苏赛麟组建所涉的技术出资,业经相关专家考察讨论及权威人士评价,业已由独立的、具有资产评估资格的评估机构评估,出资程度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及赛麟汽车公司章程规定。”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对记者表示,法律对于无形资产出资的限定条件是“可用货币估价并且可以转让”,从这个角度讲知识产权的使用权并没有排除在出资范围之外,在司法判例中,也有许多法院认可,知识产权的使用权可以作为股东出资。

“但是,从法理上分析,我们认为作为出资的使用权应是独占许可,因为《公司法》规定了‘以非货币财产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的转移手续’。如果不是独占的使用权,是无法满足将财产权转移至目标公司这一条件的。”游云庭说。

游云庭还指出,如果授权使用的知识产权存在期限,应当根据期限适时进行减资。根据两家资产评估公司的报告,4款用作出资的车型技术授权使用期限均为20年,权利人均为斯蒂夫·赛麟(美国赛麟创始人和个人大股东)和赛麟国际。

据启信宝信息,2019年7月-11月,江苏赛麟4个非国有股东共分12次将其所持有的部分江苏赛麟股权质押给南通嘉禾,融资金额20亿元。2019年7月,江苏赛麟将28套生产设备质押给南通嘉禾,抵押物价值约为12.12亿元,担保金额为12亿元。

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称,4个非国有股东持有的股权对应的是授权使用的知识产权,“是不能抵押的,因为它是不能流动的”,此外,制造设备类动产抵押通过会因为折旧等按照60%-70%估值,总价值约为12亿元的设备质押金额偏高。

该人士同时称,江苏赛麟非国有股东以历史购入成本为2050万美元的无形资产、国有股东资本金购入的制造设备,共计撬动了66亿元人民币的货币资金。

截至发稿时间,生产线工人称还没有得到恢复生产的通知。江苏赛麟计划何时恢复生产?王晓麟如何回应乔宇东的举报?记者尝试联系王晓麟,并未得到回复。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赛麟66亿造车仅卖出31辆,董事长竟称自己没有责任?

与2014年就已经发布的小鹏、蔚来、理想汽车不同,在2017年才发布的拜腾汽车,似乎已经成了“造车‘新’新势力”。但迟到的步伐并未影响到拜腾汽车的热情,从发布之初,拜腾汽车就已经树立起“植根中国、布局全球”的理念,格局之大不言而喻。

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2017年9月正式发布至今,拜腾汽车在不到三年时间里写出来的答卷却不尽如人意。而这答卷的背后,还写满着关于这一品牌的累累负面。

6月29日晚,拜腾汽车CEO戴雷组织临时全员会议,超800名拜腾汽车在职和离职员工参加。在会上,戴雷宣布公司决定2020年7月1日起,暂停中国区(香港除外)业务运营,停工停产。大部分中国区员工将待岗,仅有小部分员工留岗值守,维持公司最基本的职能运转。

其中,留岗值守员工大概率留下不到100人(中国区),生产和研发占50%。而在北美与拜腾德国已根据当地法律启动破产申请,分别留守10人。

对于待岗员工而言,停工停产期预计为6个月,待岗员工的工资,公司将于2020年7月10日前支付2020年3月份欠薪。选择主动辞职的员工,工资将于2020年7月10日前一次性结清全部欠薪。

作为烧钱如流水的造车行列,新势力品牌成立的背后总是离不开各种资本的身影,而能让这些资本心甘情愿地砸入其中,自然也源于这品牌带给外界的信心。

拜腾汽车的创始团队并非像蔚来、小鹏这样资本家所领衔。而是由曾在宝马工作20年,世界著名的电动汽车专家,主导了宝马电动跑车i8项目,被业界称为“i8之父”之称的毕福康。

以及曾担任东风英菲尼迪总经理?、东风英菲尼迪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华晨宝马营销高级副总裁。在市场营销、销售、品牌管理、商务拓展、企业运营等方面经验深厚的现任拜腾CEO——戴雷。

技术专家+营销高手,加上核心管理团队囊括了曾在宝马、特斯拉、谷歌、苹果担任高职,来自中国、欧洲和美国的多位顶级专家。这套组合的联手也让拜腾在上市之初就获得了不少关注度,而热度转化出的成果,则是市场对于其的信心。

2016年12月,成立仅半年多的拜腾就获得了和谐汽车、力合汽车、晋亨投资的共同投资并且在次年8月,拜腾汽车获得了苏宁、丰盛控股和南京国资委共计2.4亿美元的A轮投资。

2018年的6月11日,拜腾汽车宣布完成B轮融资,融资总额达5亿美元,投资方为一汽集团、启迪控股、宁德时代、江苏一带一路投资基金,其中一汽集团投资2.65亿美元。

据公开资料显示,拜腾汽车成立以来共进行四轮融资,总金额约84亿元人民币。而这一切,随着停工停产的爆出而戛然而止。

据悉,拜腾汽车上海办公室4月撤租,北京办公室6月17日撤租,如今拜腾还拖欠员工薪资4个月已达之久。并且如今还“拖欠”着一汽夏利3.1亿元的债务尚未还清,南京工厂近日也因欠费停水断电关厂。

此外,在6月28日的财经2套节目中,拜腾也被一针见血地指出“烧光84亿元造不出量产车”。

与传统“PPT品牌”不同的是,拜腾在造成这一道路上确实付诸了行动。2017年9月8日,拜腾智能电动汽车产业园在江苏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正式开工,规划面积1200亩,总投资额为110.7亿元人民币,规划总产能30万台。

2018年9月,一汽夏利以1元的象征性价格,将旗下全资子公司一汽华利100%的股权转让给拜腾汽车的母公司——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拜腾汽车也因此获得了汽车生产准入资质。

2018年1月7日,拜腾在正式发布了旗下首款概念车BYTON?Concept,4月,BYTON?Concept在国内首次公开亮相。当年8月,拜腾限时开启了“BYTON创智先锋限量款”车型的购车意向金支付通道,正式接受预订。

2019年9月法兰克福车展上,拜腾携首款量产车型M-Byte正式亮相,并在11月公布了其欧洲起售价为4.5万欧元。但至此之后,关于拜腾M-Byte的消息就开始逐渐销声匿迹,随之而来的则是关于停工的消息。

而关于拜腾M-Byte这台凝聚着84亿元心血的车辆,给到我们最深刻的印象无非是那块48英寸超大共享全面屏,包含驾驶员触控屏、副驾触控屏、BYTON隔空手势传感器、驾驶监控系统等设备,可以说使整个座舱科技感提升了一个台阶。

此外作为一台纯电动中型SUV,拜腾M-Byte拥有2950mm的超长轴距,有着200千瓦(272马力)的单电机后驱版本,以及300千瓦(408马力)的前后双电机四驱版本可选,NEDC续航里程为430公里和550公里。

今年4月份,拜腾M-Byte试制车型就已经驶下生产线,正在进行耐久、碰撞等测试工作,并计划今年年中进行上市。只不过,这台拥有着天马行空想象力的拜腾M-Byte,最终也随着拜腾的停工停产一并打入了冷宫。

蔚来董事长李斌早在2016年就曾经爆出一句名言“没有200亿不要造车”,这看似夸张的一句话却是极具现实意义的。

以目前已经有实车的几家造车新势力来看,蔚来目前融资近400亿人民币,威马融资近230亿人民币、小鹏超过160亿人民币、理想也有超过110亿人民币。

而反观拜腾汽车,84亿元的资金并非是一笔小数目,但对于造车这一投入无底洞的行业而言,却也只是杯水车薪。

压倒拜腾的稻草其实有很多根,比如说一汽夏利以1元的象征性价格,将旗下全资子公司一汽华利100%的股权转让给拜腾汽车的母公司——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至此,拜腾也获得了汽车生产准入资质。

但1元收购的背后,却蕴含着华利旗下8.5亿元的债务和职工薪酬,这也意味着拜腾要负责还清一汽华利旗下的所以欠款,相当于8.5亿元买来一个造车资格。但直到如今,拜腾还拖欠着一汽夏利3.1亿的债务,成为没有利润来源的情况的一大包袱。

如果说“烧钱”本身就是这一行业的本质,那么“融资”就成了这一行业的生存之道。例如4月份蔚来中国总部入驻合肥,获得7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理想汽车也即将获得由美团领投的5.5亿美元D轮融资。

而反观这边,在去年年底获得日本丸红株式会社的数百万美元投资后,没有再获得新的投资了。原本在2018年10月开启的,金额为5亿美元C轮融资,却受到疫情的影响而搁浅,这也导致拜腾资金链的断裂,成为拜腾停工停产的最大因素。

对于戴雷而言,作为营销管理出身的他深知资本在这场游戏中的重要性,因此其不是在找钱就是在找钱的路上。与此前所在的东风英菲尼迪、华晨宝马不同,如今C轮融资的不到位,使得资金短缺的拜腾仿佛戴上一副脚铐,制约着行动的步伐。

此外,曾经参与拜腾投资考察、并与拜腾有过深度接触的投资人对于拜腾也有过以下评价:

“体系不全、职责不清、制度不明、管理层级紊乱、管理松散、低率内耗、缺乏明确责任到人与追责制度、理想状态又难以形成理想合力、职场表面温暖实则冷漠虚伪寒心、有跨国公司花钱习惯却无跨国公司良性管理体系、横向不通各方互不知情模糊神秘关键事项、缺少强力资本支持与背书、表面清高但求钱若渴、为小利小钱大幅让步牺牲前期投者利益,等等等等”

虽然对于其中真实情况无从考量,但在内部管理、疫情影响、融资延后、债务缠身等问题交织影响下,拜腾汽车也在这轮车企寒冬中没能全身而退。而改变当下局面与否,取决于如今停滞的C轮融资能在何时落实。

在今年疫情以来,我们见识到了众生各大惨相,例如雷诺继宣布未来三年全球裁员1.46万人;日产已正式退出印尼市场,并逐步退出韩国市场;本田到2025年全球车型数量将减少到目前的1/3;大众集团关闭超10家欧洲工厂,2家北美工厂。

家大业大的传统车企况且如此,何况是本身没有原始财富积累的造车新势力。而实际情况同样如此,今年1-5月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9.5万辆和28.9万辆,同比分别下降39.7%和38.7%。

对于吉利新能源、广汽新能源、北汽新能源而言,这尚且还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但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打击之大甚至可以让其埋没在历史当中。

目前国内尚存的造车新势力共有近40家,但根据今年5月的销量数据来看,只有蔚来、理想、小鹏等8家造车新势力有新车卖出。今年全年,有销量数据的造车新势力品牌也仅有20多家,其余大多数甚至已经音讯全无。

从具体品牌来看,前途汽车出现了拖欠工资的情况,员工自行组织的多个“讨薪群”,并且董事长陆群也已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

成立4年的博郡汽车,在今年6月15日发布公告,宣布造车失败,将出售车型平台等各种核心技术。

法拉第未来长期存在资金问题,并且旗下FF91车型虽然早已亮相,却迟迟不能量产,其创始人贾跃亭也已经破产重组,不再拥有FF股权。

赛麟汽车如今已经名存实亡,董事长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以及涉嫌贪污巨额国资,已经以涉嫌犯罪的行为被公安机关依法开展侦查。而公司也陷入全面瘫痪的状态,管理层集体辞职,员工开启维权行动。

总而言之,造车新势力本身就并非是靠卖车维持运作,而是靠卖“潜力”让投资者前赴后继地投身其中。在大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投资者对于市场的信心逐渐萎缩,投资也更为谨慎,仅有理想汽车和蔚来汽车等少数车企获得融资,这也使得不少造车新势力与拜腾一样,陷入到“无钱可用”的死胡同。

这些已经无法掩藏的负面,折射出的是不仅是拜腾的窘境,而是在这场投资极高、回本极慢的造车行业下的各造车新势力品牌间的常态。如今潮水褪去,有产品的车企可以靠着目前的车型吸引住投资者的留步,而产品还未诞生的车企,恐怕更多的是胎死腹中。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年度特辑 | 告别的艺术

赛麟公司董事长,关于此次事件不可能没有责任。前一段时间,赛麟汽车的法务经理实名举报了公司董事长王晓麟。对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挪用巨额国资提出质疑。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首先让我们了解一下这个事情的原委,王晓麟实际控制整个赛麟公司的四个外资企业股东,他利用虚假的技术,作价66亿元。骗得了赛麟公司的股份,事实上他并没有出一分钱。赛麟公司有一个国有股东,南通嘉禾他一共提供66亿元。但是他甚至,在赛麟公司说不上话。都是董事长王晓麟,不允许这个国有股东任免江苏赛麟的任何一名高管。

目前赛麟公司已经花掉了,将近60亿元,用来建设汽车工厂就花掉30亿元,另外的人员的开支,以及其他的营销费用,花掉了14亿元,还没有任何的营收就花掉了巨额的资产,我们可以从其公开的数据中得知一些消息,如皋市一年的公共预算大约为70亿元,但是仅仅赛麟这一个汽车厂商,当地政府就已经拿出了66亿元。这66亿元却全部打了水漂,目前赛麟汽车的账户已经被冻结,并且公司都已经查封,员工纷纷离职,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和董事长有关,他推脱说自己无关,很明显是想逃脱自己的法律责任。

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公司的花钱如流水,并且资金没有得到合理的利用,因为去年双十一他们的天猫店,一共经营30天,卖了31辆车,乍一看还不错,可是在这短短的四年内,仅31辆车,花费了60亿元人民币!

现如今赛麟工厂已经人去楼空,他的这一事件,导致员工的合法权益受到了巨大损失,不知如何解决,我认为他的董事长要负主要责任。

江苏赛麟造车烧了66亿元竟然只卖出了31辆车?

在国企占主导地位的 汽车 行业,谈论顶层高管的权利更迭,似乎是一种禁忌。但一个江湖,有人金盆洗手激流勇退,就有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近年间,除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春秋鼎盛外,几乎所有主流 汽车 集团都面临最高权利的转移与让渡。由于企业架构和个人境况各有长短,这些即将离开或已离开舞台的高管,踏上了不同的告别之路。

相忘江湖,各自安好

据报道,祁玉民此前应允出席媒体在2019年5月举办的论坛活动,但在3月31日,却突然收到祁玉民发来的消息称“我明天到点退休回西安,不能参加5月份的活动了”,就此告别 汽车 行业。

祁玉民的准点退休,出乎许多人意料。毕竟,同为地方国企高管,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62岁之际,还是各大领奖台上的常客。直至2020年7月31日,这位在十几年间蝉联“年度 汽车 行业风云人物”的老人,才告别他挚爱的舞台。

相比生平获奖无数的徐和谊,徐平显得十分低调。除了与徐和谊一同被《人民日报》评为“中国 汽车 工业60年****”外,这位曾在三大央企担任一把手的高管,在兵装集团最后不足三年的任期里,一直保持“透明人”的状态直至2020年6月18日退休。

尽管“退休”二字略带悲情,能“相忘江湖”却是美好的祝愿。退休一年有余,由于华晨集团一连串的债务违约,祁玉民不得不重回媒体视线,并于12月初,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花甲之年,留否退否

即便退休也需接受调查,只是行业近年的变化之一。更深层的暗涌在于,祁玉民、徐和谊和徐平继任者的身份。

接替祁玉民的闫斌哲,此前走的是仕途;接替徐和谊的姜德义,过往履历主要围绕水泥,与 汽车 全无关联;接替徐平的许宪平虽出身 汽车 行业,也曾在2016-2020年间短暂“出圈”。

将人事选拔的视野拓展至行业之外,阎秉哲、姜德义和许宪平的上任,为上汽集团、东风集团、广汽集团的未来,增添了太多不确定性。

2019年7月,上汽集团公告称,公司总裁陈志鑫已到年龄退休,该职务由王晓秋接任。以陈志鑫60岁就递交退休申请为参照,1961年3月生人的现任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将在2021年到达这一关卡。

可预见的是,上汽集团将面临进退两难的局面——继续由王晓秋接任,势必引发短期多次升迁的争议;若效仿其他 汽车 集团,空降一位非 汽车 行业高管,王晓秋将如何自处。眼下方案似乎只剩一个,陈虹为了王晓秋,再干两年 。

与陈虹生日相差数天的东风集团董事长竺延风,也将在2021年迈入花甲。比上汽集团麻烦的是,东风集团二把手李绍烛,今年就过完了60岁生日。

这也意味着,无论竺延风、李绍烛何时退休,在东风集团现有领导班子中,都不可能越级提拔两个人接任。考虑到许宪平刚刚履职,徐留平正处改革深水区,东风集团未来的高管人选显得尤为关键。

对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而言,2021年同样是个坎。好在比陈虹、竺延风年轻了4个月,曾庆洪与广汽集团有充足时间,借鉴上汽集团和东风集团的人事选拔方式。更重要的是,与王晓秋升任时间较短、李绍烛同样面临退休相比,广汽集团二把手冯兴亚已在任四年,后继梯队也已准备充分。

当然,如果一把手们将退居二线的时间向江淮 汽车 董事长安进看齐,各集团的少壮派们,恐怕还得再熬上几年。这位与徐平、徐和谊同龄的高管,历经多年退休传闻,依旧屹立不倒。

雁过留痕,一地鸡毛

将目光从集团层面转至下属公司,这一年,也有诸多耳熟能详的人物离开舞台。有些告别,并不那么体面。

2020年4月,原一汽丰田常务副总经理王刚被调回集团,负责一汽红旗销售并担任一汽出行董事长。随后,一汽出行被爆出风控漏洞,“丢失”大批车辆,刚刚到任的王刚遭受无妄之灾,选择主动辞职。

与王刚同一时间提出辞职的,还有原一汽大众奥迪事业部执行副总经理荆青春。比王刚稍早到任一汽出行的荆青春,也受到“丢车事件”的波及。据内部人士透露,尽管荆青春摆明了态度,但集团方面尚未批准其离职申请。

不同于国企与高管之间心照不宣、低调为上的处事风格,民营企业高管的离开,往往意味着项目失败,甚至负面缠身。

2020年4月27日,原赛麟 汽车 高级法务经理乔宇东发表公开举报信,实名举报董事长王晓麟虚假技术出资,涉嫌贪污巨额国资。身处国外的王晓麟尝试舆论反击,也难自证清白,后续操作更成为行业笑柄。

离开的“洋人”不止一个。6月底,在拜腾 汽车 董事会上,CEO戴雷宣布公司自7月1日暂停中国内地业务运营。经历员工和供应商维权风波后,拜腾 汽车 勉强进入重组阶段。10月,这位有着宝马、英菲尼迪履历的外籍高管,悄然离开了自己创立的企业。

再不提,从3月份开始被限制高消费的前途 汽车 创始人陆群,4年烧掉51亿却难逃破产命运的长江 汽车 董事长曹忠,以及远遁美国扬言不再回国的博郡 汽车 创始人黄希鸣。民营企业高管退出江湖的同时,也给江湖留下一地鸡毛。

2020年即将过去,讳莫如深的新老交替、虎视眈眈的后继梯队、出身名门的江湖弃子,以及冰火两重天的新势力创始人,共同勾勒出一副副人生百态。

还是这个江湖,故事仍在继续,2021年再见。

江苏赛麟造车一共花了66亿元,最终只卖出了31辆车,目前董事长涉嫌非法挪用国家资产,工厂也被查封,所以资金已被冻结。

我们首先来了解一下,这个事情的原委。赛麟公司的有四个外资企业股东,但是他们实际上,公司由王晓麟实际控制,之前王晓麟作价66亿元,利用自己虚假的技术,骗得了江苏赛麟公司的股份,但是,实际上他并没有出一分钱。赛麟公司有一个国有股东,就是南通嘉禾,他一共提供了66亿元人民币。但是,作为董事长,他不许有这个国有股东,甚至南通嘉禾,目前在赛麟公司根本说不上话。之前,赛麟公司花掉了将近60元,用来建设汽车工厂花掉了,大概30亿人民币,以及人员的开支,营销的费用又花掉了,大概14亿元,这就是44亿人民币,再加上其研发费用,一共是66亿元。

我们从公布的数据可以得知,如皋市一年的公共费用是70亿。仅仅赛麟这一个汽车工厂,当地政府就拿出了66亿元,并且目前,这66亿元是全部打了水漂。他卖出的31辆汽车,还是去年双十一,他们在天猫网店经营了30天,一共卖出了31辆汽车。这确实很夸张,因为这样我们可以说,他很多的资金都是不明去向,目前随着工厂的查封,资金的冻结,现在的生产工厂已经人去楼空,不仅导致员工的资金受到了损失,还不知如何解决。还导致了许多购买车辆的车主,无法受到后续的服务。?

我认为赛麟工厂的这一切都和董事长有关,他目前非常推脱,说自己没有参与,但是很明显,他只是想逃脱自己的法律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