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如何评价尼古拉·特斯拉

2.特斯拉: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3.尼古拉·特斯拉的非凡生活

4.马斯克“背后的人”曝光,特斯拉用意何在?

5.特斯拉临终前留下的一组数字,他说是通往宇宙的秘密钥匙?

6.特斯拉的粉丝究竟有多疯狂?看看他们就知道了!

特斯拉本人照片,特斯拉照片科学家

一、高中物理教科书就有特斯拉的介绍,因为有一个纪念他的物理单位:tesla是磁通量密度或磁感应强度的国际单位制导出单位。

二、其他教科书不介绍特斯拉,就有两点原因了:

1、特斯拉本人很低调,不像爱迪生那样会宣传自己,这也让大众不甚了解这个天才。

2、特斯拉的技术与现今使用的技术大相径庭,特斯拉追求无线传输,甚至直接利用土壤空气,而现在则是依赖光缆 卫星。他的道路无人继承,而被现代主流科学界摒弃。

扩展资料

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1856年7月10日—1943年1月7日),塞尔维亚裔美籍发明家、物理学家、机械工程师、电气工程师。

1856年7月10日,出生于当时奥地利帝国的斯米良。1895年,他替美国尼亚加拉发电站制造发电机组,该发电站至今仍是世界著名水电站之一。1897年,他使马可尼的无线电通信理论成为现实。1898年,他制造出世界上第一艘无线电遥控船,无线电遥控技术取得专利。

1899年,他发明了X光(X-Ray)摄影技术。其他发明包括:收音机、传真机、真空管、霓虹灯管、飞弹导航等。以他的名字命名了磁密度单位(1Tesla=10000Gause),表明他在磁学上的贡献。

虽然他一生致力不断研究,并取得约1000项(一说700项 )专利发明,但这并没有使他腰缠万贯,特斯拉长年经济拮据。1943年1月7日,特斯拉在纽约旅馆死于心脏衰竭,享年86岁。2003年,为了纪念偶像特斯拉,埃隆·马斯克以他的名字命名了特斯拉汽车。

如何评价尼古拉·特斯拉

所有 Tesla车辆均内置中国联通物联网SIM卡,以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根据公安部和工信部相关要求,所有 Tesla 车主提车后必须完成车辆内置 SIM 卡用户实名认证。

线上自助认证步骤:

1、车辆信息。

微信搜索公众号联通智网实名登记,关注后点击实名制认证。或通过电脑浏览器直接打开联通实名制认网站。选择品牌特斯拉,输入您的车辆识别码 (VIN) 。

2、个人/企业信息,选择注册类型,并输入以下信息。

个人注册:证件类型,证件号码,姓名,手机号码等。

企业注册:营业执照号码,责任人姓名,责任人证件号码,手机号码等。

3、上传照片。??

手持证件照片,证件正面照片,证件背面照片。

4、确认信息。

确认信息并提交。

线上自助认证解绑:

微信搜索公众号联通智网实名登记,关注后点击车辆管理。或通过电脑浏览器直接打开联通实名制认网站。

使用已认证的手机号码登录后,按照提示步骤提交相应信息,解绑车辆。前往 Tesla 服务中心认证。请携带相关证件前往您附近的 Tesla 服务中心。

特斯拉: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世界上第一个水电发电站就是尼古拉·特斯拉在尼亚加拉瀑布设计完成的,他是南斯拉夫人。

南斯拉夫国际机场都是以他命名的。

特斯拉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有什么样的成就。

听上去像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但为何中外教科书上都从未提起过他。

时间退回到2009年7月10号。

谷歌首页的涂鸦是以纪念特斯拉为主题,这天刚好是特斯拉生日。

那天之后,搜索特斯拉的人数开始有上涨趋势。

后来特斯拉真正火起来,是因为漫画网站Oatmeal的作者发表了一组名为《为什么说尼古拉·特斯拉是极品技术宅》的漫画。

漫画作者把特斯拉和爱迪生做了对比,把特斯拉捧成了神,把爱迪生贬成了另一个极端。

虽然漫画内容有点偏激,但还是引起了网友们的强烈共鸣。

从漫画不难看出,特斯拉是爱迪生一生的敌人。

要知道,教科书是把爱迪生当作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家示人的,其中最有名的要属发明电灯泡了。

作为爱迪生一生的敌人,不知是他的荣幸还是不幸。

特斯拉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特斯拉身高两米,长得英俊,文质彬彬,很有教养,穿着考究。

他热情好客,懂八种语言,在音乐和诗歌上都有很深造诣。

他语言,诗歌和辩论方面的才能吸引了很多女性,然而他本人却不擅长跟女人打交道,他终身未婚。

特斯拉曾经为爱迪生打工,汽车大王福特也曾经为爱迪生打工。

当年特斯拉去美国投靠爱迪生,拿着这样一封推荐信:“认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另一个就是这位年轻人。

”特斯拉有什么样的成就。

有人说特斯拉是唯一堪比达芬奇,超越爱因斯坦的科学家。

说到他最重要的成就,就不得不提那场轰轰烈烈的电流之争。

他是那场战争的最终胜利者。

事实上,如果他没有主动放弃交流电的专利权,他将毫无疑问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现在都知道,交流电已成为了电力输送的标准,但那个时代并非如此。

爱迪生所代表的通用电气支持直流电,特斯拉所代表的西屋电气支持交流电。

为了诋毁特斯拉,打压交流电,爱迪生不惜做出了一些不可理喻的事。

比如为了证明交流电的危害,电死猫猫狗狗。

又比如发明了电椅。

1893年的芝加哥世博会上,关于直流电和交流电的“电流大战”达到了高潮。

直流电一方是“世界发明大王”爱迪生和新组建的通用电气公司,交流电一方是初露头角的塞尔维亚移民科学家特斯拉和实力强大的威斯汀豪斯公司(即西屋电气的前身)。

那场世博会照明权的争夺异常激烈,通用公司狠心将报价从最初每盏灯18.49美元一直降到5.95美元,导致整体报价总额从170万美元下降到不足45万美元,这或许已经到了爱迪生的底线,此后他便再不让步。

而另一方的威斯汀豪斯公司则孤注一掷,断然以低于40万美元的报价赢得了世博会的照明权。

合同于1892年5月23日正式签订,也就是从这一天起,直流电结束了一家独大的历史。

是特斯拉,把人类带入了第二次工业革命。

特斯拉还有什么成就。

太多了。

无线电,雷达,X射线,特斯拉线圈的发明发现都与特斯拉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但为何被世界所忘记。

一个人是否妇孺皆知,主要受两方面影响。

一是人本身的贡献,二是他的贡献是否与日常生活有直接关联。

爱迪生发明了灯泡,大家日常都用;

特斯拉的主要贡献是交流输电,属于工业界的范畴,是普通百姓根本不关心的问题。

另外,一个人是否会被世界所熟知,与他在贡献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也有很大关系。

同为苹果创始人,知道沃兹的人远不如知道乔布斯的人。

具有技术属性的人总归不如具有商业属性的人。

尼古拉·特斯拉的非凡生活

多空对战特斯拉

撰文?|?熊宇翔

编辑?|?周长贤

截至美股昨天收盘,特斯拉的股价落在了748.07美元。尽管和前两天900美元+的股价比已经下落很多,但这仍然是去年特斯拉股价低谷时的近5倍。特斯拉仍然以1350亿美元的市值,将去年卖出1097万台车的大众甩在身后。

是不是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马斯克前两天刚录了首歌,《Don't?Doubt?ur?Vibe》——莫怀疑你的感觉。准确地说,应该是不要怀疑你觉得特斯拉很牛X的感觉。

有人捶胸顿足,说看准房地产增值空间,于是在特斯拉股价200刀的时候卖掉了手中的股票买房。你看,这就是对特斯拉感觉不够坚定的人付出的代价。当然,坚定地看衰特斯拉的空头们更惨,今年才过去2个月不到,空头们就因之损失超过83亿美元。

特斯拉飞涨的股价,通过对空头的疯狂打脸,似乎正在将一种观点强化成一个事实——特斯拉无可争议地代表着汽车的下一个时代,是下一个万亿美金级公司。事实果真如此吗?

特斯拉=苹果+亚马逊?

特斯拉股价攀上高位的直接动因并不复杂。在1月30日发布的Q4财报中,特斯拉当季营收与利润均超预期。虽然超得不多,但这已经是特斯拉连续第二季度带来惊喜。长期困扰特斯拉的现金流问题也得到优化,同样比外界预期的更健康。特斯拉经营指标的全面好转,和去年6月逼得马斯克抽大麻的境况天差地别。

这份财报发出了这样一种信息——特斯拉的春天开始了。一种乐观的预期将特斯拉的股价推上了600美元。而后,在资本市场本该缓一缓时,特斯拉与宁德时代达成合作,2020年50万台新车交付等信息,加上当时还未可知的因素,进一步引爆了市场的情绪。特斯拉股价朝着1000美元大关迅速进发,一度涨至960美元+。

虽然这个股价被分析师们评价已经无法用理性来看待,但特斯拉的股价蹿升,仍然有着理性的基础。

在股票市场对特斯拉投下信任票的人们,果真就是对新事物有着不顾一切的狂热追求吗?并不是。

本质上,他们之所以相信特斯拉,还是基于一套很Old?Fashion的逻辑。那些话语可能你我都听过:“智能电动汽车就是下一代智能移动终端”、“特斯拉就是汽车行业的苹果”,诸如此类。人们试图将苹果这些年的成功经验,嵌套到特斯拉身上去。

这的确是很正常的想法。特斯拉与苹果有很多相似之处,例如都是试图重新定义行业的创新者,比如两家企业都尤其注重软硬件一体;比如他们都十分在乎更新的用户体验;比如两家企业都擅长利用中国强大的供应链······

如果对特斯拉爱得深沉,那么可以用来进行类比的对象还可以再添一家:亚马逊。在早期的发展策略上,特斯拉与亚马逊的逻辑是类似的——即重研发、重扩大再生产,轻利润。

众所周知,亚马逊前些年一直保持微利状态,新增加的利润被用于研发、开拓新业务。再看看特斯拉。2019年,在现金流极度紧张的情况下,特斯拉仍然靠多种融资模式,举债建立了上海工厂。而在2018年,特斯拉的研发支出是14.6亿美元,占其营收的7%(绝大多数车企这一数字低于6%)。这样的做法虽然让特斯拉的资金一直很紧张,但却积累了更多的发展后劲。

或许,在相当一部分投资人心中,特斯拉就是苹果+亚马逊的混合体。如今,苹果市值1.4万亿美元,亚马逊市值1万亿美元,以这两家科技公司为对标,特斯拉的股价搭上火箭,自然是有道理的。

汽车公司?科技公司?

资本市场时常将特斯拉与苹果、亚马逊对标暗含的逻辑是,特斯拉已经被当成了一家科技公司。凭什么科技公司股价就该高?抛开“定义一个新时代”这种大话题,原理还是老知识点——微笑曲线。

苹果、亚马逊这样的科技公司,通过技术优势、品牌优势、服务优势等,同时把持了其所在产业的两个获利高位,成为行业中难以动摇的存在。

而特斯拉虽然相对于传统车企还是个挑战者,但汽车行业的变革,使得直接朝向未来的特斯拉,已经在“智能电动汽车”这个汽车产业新门类中,建立了相对优势。

比如在技术上,特斯拉的电子电气架构、AutoPilot、三电都是行业领头羊水准(并且由于先发效应,特斯拉的领先还在持续);在品牌号召力上,Model?3去年在美国市场销量吊打ABB同级车型的数据已经有足够的说服力。

因此,无论是面子还是里子,特斯拉都足够像一家科技公司。

另外容易被忽略的一点是,特斯拉的组织结构,也更像乃至超过一家科技公司——每一个基层员工都可以直接发邮件给马斯克,并有非常高的几率得到回应。高度扁平化的架构让特斯拉的反应比任何竞争对手都要迅速,对于一家造汽车的大公司,这是难以想象的。当然,这与马斯克本人有分不开的关系。

马斯克创办Pay-pal前身的经历将科技公司的“平等”气质带入了特斯拉,而马斯克本人“纳米CEO”的管理风格和工程师背景,又使得扁平化的管理成为可能。此外,马斯克对技术的信仰以及个人魅力,也使得特斯拉能够聚拢一批技术大牛。

可以说,正是马斯克将一家固有属性为车企的公司,办成了一家科技公司。因此,若有人不解一年卖近1100万台的大众为何市值敌不过只卖36万台的特斯拉时,答案是:资本市场压根儿没把两家公司当作一个物种。

为时尚早?

然而,特斯拉又的的确确仍然是一家车企,车企要干的活、要蹚的坑,特斯拉一个也逃不过。

由于汽车行业的长周期、重资产属性,注定特斯拉无法像苹果依靠iPhone迅速封神那样,依靠Model?3在短时间内崛起。即使是目标客群更大的Model?Y已经提前排产,特斯拉今年的预计销售目标也“仅有”50万台,相对于全球一年超过8000万台的新车销售大盘,这个数字占比还不到1%。

况且,另有分析指出,特斯拉上海工厂,这个目前特斯拉利好最多的生成地,今年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所受的影响仍难以预计。

特斯拉的迷弟,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也在朋友圈慨叹,特斯拉的股价逻辑他已看不懂,汽车并非是一个赢家通吃的行业。言下之意,即使对特斯拉有乐观预期,也不至于此。

最近两天,资本市场对特斯拉的狂热也开始降温,股价略微回落到750美元左右水平——一切似乎都还太早了,汽车行业的沉重规律吊坠着作势欲飞的科技公司特斯拉。

有国外分析师提到,特斯拉股价异常攀升本身,或许就是特斯拉空头们在复杂市场机制下闹出的乌龙——因为稍早前特斯拉股价的上升,许多坚定的看空者被迫补仓,由此出现了空头与空头竞购反而抬升特斯拉股价的“轧空”现象。如果这一说法成立,更说明特斯拉股价已经偏离正常轨迹。

2月4日,曾经承诺绝不做空特斯拉的做空机构香椽的发言耐人寻味:“但当电脑开始驱动市场,我们相信,即便马斯克是基金经理,也会做空这只股票。这和技术再也没有关系,它已经成为新的华尔街。”

另一边,则是投行麦格理、投资管理公司Ark?Invest的大肆吹嘘——特斯拉有望被纳入标普500指数、特斯拉2024年股价有望达到7000美元等等。

眼下,围绕特斯拉的多空争论仍在进行,各投资管理机构给出的目标股价,集中在400美元到800美元之间。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资本市场的讨论中,如今的特斯拉和去年相比已然完全不同。人们不再讨论特斯拉值不值钱,而是“特斯拉值多少钱”以及“特斯拉什么时候值多少钱”。这似乎说明,特斯拉是一家有长期价值的公司已成定论。

而无论是偶然还是必然,特斯拉的这一次股价波动都反映了,传统车企的观察逻辑不再完全适用于特斯拉,资本市场需要在车企与科技公司之间,为特斯拉找到一个新位置,一个新的估值模型。

也是在这样的多空大辩论中,特斯拉再一次做到什么话都不说,就证明它的确是离汽车下一个时代最近的公司。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马斯克“背后的人”曝光,特斯拉用意何在?

与以下数字匹配:爱因斯坦、爱迪生、马可尼,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和尼古拉·特斯拉——有了这些传记性的事实:

相关内容尼古拉·特斯拉努力保持相关 讲八种语言,产生了第一台在交流电流下运行的马达,开发了远距离无线通信的底层技术,拥有大约300项专利开发了一种“超级武器”,可以结束所有战争

,当然,这两种武器的对手都是特斯拉。惊讶吗?大多数人都听过他的名字,但很少有人知道他在现代科学技术中的地位。

特斯拉1月7日逝世75周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及时的机会,让我们回顾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人的一生,这个人还成了世界名人;他声称自己只致力于发现,但很享受作秀的角色;吸引了许多妇女的注意,但从未结婚;并产生了改变日常生活和创造多种财富但几乎身无分文的想法。

早年

特斯拉于1856年的一个夏夜出生在克罗地亚,当时他声称是一场闪电风暴——这导致助产士说,“他将是“风暴”和他的母亲预言性地反驳道,“不,光的。”*作为一名学生,特斯拉在计算数学问题上表现出非凡的能力,以至于老师指责他作弊。在他十几岁的时候,他得了重病,当他父亲放弃了他要求尼科拉·比做牧师的要求,同意他改去上工程学校时,他就康复了。

尼科拉·特斯拉,电气企业家,大约1893年(拿破仑·萨隆),

虽然是一名优秀的学生,特斯拉最终还是从理工学校退学并结束了学业他在大陆爱迪生公司工作,专注于照明和电机。特斯拉希望见到爱迪生本人,于是于1884年移民到美国,他后来声称,如果他能解决爱迪生所在公司面临的一系列工程问题,他将得到5万美元的资助。特斯拉说,完成这一壮举后,他被告知,这一提议只是一个玩笑,6个月后他离开了公司。

特斯拉随后与两位商人发展了关系,促成了特斯拉电灯和制造业的成立。他申请了多项电气专利,并把这些专利转让给了公司。当他的合伙人决定严格专注于电力供应时,他们拿走了公司的知识产权,成立了另一家公司,让特斯拉一无所获。

特斯拉报告说,他当时是一名挖沟工,每天挣2美元,1887年,特斯拉作为一个发明家

的成功,遇到了两个同意支持成立特斯拉电气公司的投资者,他感到自己的才华和教育都将白白浪费。他在曼哈顿建立了一个实验室,在那里他开发了交流感应电动机,解决了许多困扰其他设计的技术问题。当特斯拉在一次工程会议上展示他的设备时,西屋公司安排了这项技术的许可证,提供了每一匹马力的预付款和使用费。

所谓的“潮流之战”在19世纪80年代末肆虐。托马斯爱迪生推广直流电,声称它是比乔治·威斯汀豪斯支持的交流电更安全,因为它可以远距离传输电力。因为这两家公司在互相压低价格,西屋电气缺乏资金。他解释了这一困难,并要求特斯拉一次性向他出售他的专利,特斯拉对此表示同意,在芝加哥世博会上,

交流电灯亮了一晚(对话

,1893年哥伦比亚世界博览会在芝加哥若隐若现),西屋要求特斯拉帮忙供电;他们将有一个巨大的平台来展示AC的优点。特斯拉帮助展会点亮了比co更多的灯泡在芝加哥的整个城市都可以找到它,它以各种各样的奇迹吸引着观众,包括一种不需要电线的电灯。后来特斯拉还帮助西屋电气赢得了尼亚加拉瀑布发电的合同,帮助建造了世界上第一座大型交流发电厂。

一路挑战

特斯拉遇到了许多障碍。1895年,他的曼哈顿实验室被一场大火摧毁,烧毁了他的笔记和原型。1898年,在麦迪逊广场花园,他演示了一艘船只的无线控制,这一特技被许多人认为是。不久之后,他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电力的无线传输上。他相信他的系统不仅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分配电力,还可以提供全球范围的无线通信。

为了验证他的想法,特斯拉在科罗拉多州的斯普林斯建立了一个实验室。有一次他在那里拉了很多电,导致了一次地区性的停电。他还探测到了他声称来自外星源的信号。1901年,特斯拉说服摩根大通在长岛投资建造一座塔楼,他相信这将证明他让世界通电的计划是正确的。然而特斯拉的梦想并没有实现,摩根很快就撤回了资助。

1909年,马可尼获得了诺贝尔无线电发展奖。1915年,特斯拉起诉马可尼未果,声称侵犯了他的专利权。同年,有传闻说爱迪生和特斯拉将分享诺贝尔奖,但没有发生。未经证实的推测表明,他们之间的敌意是原因。然而,特斯拉一生中确实获得过无数的荣誉和奖项,其中讽刺的是,包括美国电气工程师学会爱迪生奖章。

一个独特的人

特斯拉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说他有摄影记忆,这有助于他背诵整本书和讲八种语言。他还声称,他的许多最好的创意都是在一瞬间出现的,他在着手构建原型之前,就已经在脑海中看到了许多发明的详细。结果,他一开始并没有为自己的许多设备准备图纸和计划。

6英尺2英寸的特斯拉剪了一个帅气的身材,很受女性欢迎,尽管他从未结婚,声称他的独身对他的创造力起到了重要作用。也许是因为他十几岁时患上了几乎致命的疾病,他害怕细菌,而且保持非常严格的卫生习惯,这很可能是人际关系发展的障碍。他还表现出不寻常的恐惧,例如对珍珠的厌恶,这导致他拒绝与任何戴珍珠的女人交谈。

马克吐温手持特斯拉的实验真空灯,1894年(对话)

特斯拉认为,他最伟大的想法是在孤独中产生的。然而,他并不是一个隐士,在他主持的高雅晚宴上,他与许多当时最著名的人交往。马克吐温经常光顾他的实验室,推广他的一些发明。特斯拉不仅是一位伟大的工程师和发明家,而且还是一位哲学家、诗人和行家。在他75岁生日那天,他收到了爱因斯坦的一封贺信,并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特斯拉在75岁生日之际的最后几年是一个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时代)

在大众的想象中,特斯拉扮演了一个疯狂的科学家的角色。他声称他发明了一种依靠宇宙射线运转的马达;他正在研究一种新的非爱因斯坦物理学,它将提供一种新的能量形式;他发现了一种拍摄思想的新技术;他发明了一种新的射线,交替地标记为死亡射线和和平射线,特斯拉的军事潜力远远大于诺贝尔的,他的钱早已不见了,他晚年到处奔波,留下了未付的账单。最终,他在纽约的一家酒店安顿下来,他的房租由西屋公司支付。他总是一个人住,经常去当地的公园,经常有人看见他在那里喂食

特斯拉临终前留下的一组数字,他说是通往宇宙的秘密钥匙?

说到特斯拉,大家首先想到的人自然要属“钢铁侠”马斯克。俗话说,“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离不开一个伟大的女人,”马斯克成功的背后自然也有默默支持的人,不过本篇要聊的并不是马斯克背后的女人,而是一个团队。

在过去,特斯拉举办的一些活动主要由马斯克主导,特斯拉首席财务官Zachary Kirkhorn和高级副总裁Drew Baglino偶尔会露面。但在今年的特斯拉“投资者日”上,马斯克不再“一枝独秀”,身边齐刷刷坐了一排高管,整整16位,这很罕见,毕竟特斯拉的管理团队一直都不透明,甚至在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中也只提到了三名高管,而这次是特斯拉的领导层首次同时出现在公众面前。

来源:特斯拉

特斯拉为何“自曝”管理团队?

自特斯拉成立以来,马斯克似乎就成了特斯拉的代名词,是特斯拉“行走的宣传大使”。到2020年10月后,这一现象更为突出。当时,特斯拉解散了其在美国总部的核心公关团队,这意味着外界将不再有正式的渠道来了解特斯拉的最新项目和计划。自那以后,在海外,马斯克的推特就是媒体和公众获得特斯拉官方动态与回应的唯一渠道。

多年来,马斯克的活跃的确为特斯拉带来了诸多优势,例如建立起特斯拉“没有公关”的人设,以及马斯克个人强大的IP。当前,马斯克在推特有1.314亿粉丝,时不时就冲上热搜,有这样一位“话题之王”在,使得特斯拉自带流量,引得媒体主动报道,而特斯拉以极少的投入获得了极大的曝光效果。

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马斯克在推特上的一些言论以及所作所为也为特斯拉带来了诸多麻烦。2018年,马斯克的一条“让特斯拉私有化”的推文激起千层浪,导致马斯克本人和特斯拉被卷入无尽的官司中,直到现在5年过去了,相关的诉讼仍然没有完全结束。去年,马斯克收购推特一事也是让特斯拉股价跌宕起伏,尤其自马斯克成功收购推特后,诸多投资者对马斯克越来越不满,特斯拉股价一路下跌。马斯克收购推特究竟是对是错?Wedbush分析师Dan Ives直言,推特是一个“钱坑”,是特斯拉的一个“黑点”。

特斯拉2022年股价走势

除了马斯克个人原因,特斯拉本身也面临诸多挑战。此前,特斯拉还能标榜“最好的传播就是强大的产品力以及优质服务”,但在刹车失灵和突然加速等问题造成事故频发、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和FSD频被调查和诟病、Cybertruck投产推迟、2.5万美元平价电动车迟迟没有进展后,特斯拉的产品力也开始备受争议。

在这样的情况下,特斯拉亟需做些什么来挽救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信心,因此投资者日上,在没有重磅新车和瞩目成就之际,特斯拉选择让一排高管站台,似乎在向人们宣告:特斯拉不仅仅有马斯克。

马斯克背后的神秘团队都有谁?

Drew Baglino特斯拉高级副总裁。自特斯拉联合创始人J.B. Straubel于2019年离职以来,Drew Baglino一直是特斯拉事实上的首席技术官。他是特斯拉三位已公开的高管之一,在特斯拉财报会以及2020年的电池日上都有出席。

左图为 Drew Baglino;来源:特斯拉

Zachary Kirkhorn:特斯拉首席财务官。2021年,特斯拉首席财务官Zachary Kirkhorn被授予了一个有意思的头衔:货币大师。而一直以来,特斯拉都被称为“成本节流大师”,这足以说明这位货币大师对降低成本的关注。在今年的投资者日上,他透露到2022年,Model 3每辆车的成本已经降低30%,并且强调特斯拉下一代平台还有望降低50%的车辆成本。与此同时Kirkhorn还透露特斯拉将进行“前所未有的规模”的投资,可能会花费至多1750亿美元来达到2000万辆的年产量。

图为 Zachary Kirkhorn;来源:特斯拉

Tom Zhu:朱晓彤是继马斯克之后特斯拉最引人注目的高管,身兼多职,作为特斯拉大中华区负责人的同时掌管特斯拉亚太区业务,现在又接管了美国装配厂的生产,同时接管特斯拉北美和欧洲地区的销售、服务和交付。在朱晓彤的领导下,特斯拉上海工厂2022年交付了约71.1万辆汽车,约占特斯拉去年售出车辆总数的54%。在上海工厂的加持下,特斯拉2022年的总产量达到137万辆,同比增长47%,最终接近产量增长50%的目标。也正是因为上海工厂的出色表现,马斯克钦点朱晓彤前去得州工厂抓产能。此前,马斯克曾透露已确定特斯拉潜在的接班人选,外界不乏有是朱晓彤的传言。

图为朱晓彤;来源:特斯拉

Colin Campbell:特斯拉动力总成工程副总裁,能一句话断人“财路”甚至“活路”。就是他在今年的投资者日上表示,特斯拉下一代平台车型将减少75%的碳化硅用量,也因此当天相关概念股应声大跌。除此之外,他还透露下一代平台将使用不需要稀土材料的永磁电机,同样导致一些稀土金属矿商的股价大跌。

Colin Campbell;来源:特斯拉

在马斯克的直接下属中,特斯拉汽车工程副总裁Lars Moravy?和首席设计师Franz von Holzhausen算的上是特斯拉元老级的高管,Moravy是在13年前从本田加盟特斯拉,而Von Holzhausen早在2018年就已加入,曾在大众、通用和马自达担任设计师。在特斯拉高管流失率最高的一段日子里,两人也是一直追随马斯克。

Las Moravy和Franz von Holzhausen;来源:特斯拉

Pete Bannon:特斯拉低压架构和硅工程副总裁,他在会上向投资者介绍了特斯拉如何在低压设备的设计中发挥更多的实际作用。去年在俄乌局势升级后,诸多汽车制造商都曾遭遇线束短缺问题,而汽车线束贯穿整个汽车,将汽车上各个用电设备连接起来,充当各设备电源和信号传输的媒介。特斯拉之所以安然度过了供应危机,在于其不断地在低压设备的设计上进行探索,最终实现Model S线束长度约3km,Model 3线束长度约1.5km,而Model Y 的车内线束长度缩短到 100 米的革命性进步。未来特斯拉车辆的低压用电系统将升级到48V电压,并通过硬件的整合,实现由一根电线连接全部的低压用电器,来提升安装的效率。

左图为 David Lau;右图为Pete Bannon;来源:特斯拉

David Lau:特斯拉软件工程副总裁,擅长通过无线软件更新和从车队收集的数据来不断改进汽车。据悉,特斯拉使用的软件有80%以上为自行开发,这凸显了马斯克的野心,也证明了David Lau的实力。

Ashok Elluswamy:特斯拉Autopilot软件总监,他强调,特斯拉对人工智能系统的方法与以前大不相同。公司将能够使用人工智能解决复杂的规划问题。他还指出,人工贴标是不够的,因此特斯拉正在采用自动贴标系统。

说话人为 Ashok Elluswamy;来源:特斯拉

Rebecca Tinucci:特斯拉全球充电基础设施负责人,也是特斯拉为数不多的女高管之一,在其任下,特斯拉开始向全球其他车企开放超级充电桩,她还强调,特斯拉的超级充电硬件和安装成本比行业平均水平低20%至70%。

Rebecca Tinucci;来源:特斯拉

Karn Budhiraj:供应链副总裁,负责监督电子产品、动力系统和电池供应链;Roshan Thomas,负责管理汽车、太阳能、物流、规划和资本设备的供应链副总裁。在前两年的全球供应链危机期间,诸多车企都曾因零部件短缺停产,而特斯拉却几乎安然无恙地度过了危机,让竞争对手也不得不羡慕,秘诀就在于其供应链的稳定性和冗余性。

Roshan Thomas 和 Karn Budhiraj;来源:特斯拉

Mike Snyder:特斯拉储能产品Megapack负责人,而储能是特斯拉秘密宏图第三篇章的重要支柱之一。在特斯拉的规划中,要实现可持续能源经济,至少需要240TWh的能源存储。

Mike Snyder;来源:特斯拉

Brandon Ehrhart:法律总顾问兼公司秘书,今年早些时候从Dish Network加入特斯拉,是特斯拉多年来最重要的外部招聘之一。树大招风,特斯拉也总是被卷入各种诉讼案件中,这一职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Brandon Ehrhart;来源:特斯拉

Laurie Shelby:环境、安全和健康副总裁,她于2017年从美国铝业公司加入特斯拉,三年前,特斯拉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厂无视当地县政府的疫情管控命令,自行恢复生产,在此过程中Laurie Shelby发挥了重要作用。

Laurie Shelby;来源:特斯拉

事实上,上述列出的只是特斯拉的部分高管,冰山一角,而马斯克还有造火箭的SpaceX、造太阳能的SolarCity、造超级高铁的Hyperloop等多家公司,每家公司都承载着马斯克的野心和梦想,每家公司也都有一群愿意追随马斯克、对事业充满热情的天才,而这些人都是马斯克“背后的人”。

本文来自易车号作者盖世汽车,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易车无关

特斯拉的粉丝究竟有多疯狂?看看他们就知道了!

人类在地球上生活的时间已经有200多万年了,而人类文明发展的时间不过短短的5000年,人类能够使用短短的5000多年时间创造出辉煌灿烂的文明,除了人类本身的努力之外,也离不开为人类文明前进指明道路的科学巨匠,比如伽利略、瓦特、法拉第、牛顿、爱因斯坦、霍金等,这些人都是极富盛名大科学,只要一提到“人类最伟大科学家”、“科学巨匠”、“对人类贡献最大的科学家”等关键词,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些科学家,不过在人类 历史 上曾经有这样一位科学家,他作出的贡献并不比伽利略、牛顿、爱因斯坦等这些大科学家的贡献小,却常常被人忽略,很少被提及,以至于人们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位可以与牛顿、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平起平坐的伟大科学家,这个人就是尼古拉·特斯拉。

尼古拉特斯拉

尼古拉·特斯拉这个名字几乎不会在教科书或者正式的科学杂志中出现,他的名字大多数出现在地摊文学、网络论坛等小众人关注的地方,不过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特斯拉本人虽然鲜为人知,但是他为人类做出的巨大贡献却享誉世界,特斯拉一生最伟大的贡献莫过于发明了交流电系统,这个系统的发明让人类大规模普及电能打下基础,加速让世界进入电器时代,除了交流电系统以外,特斯拉一生还有很多重要的发明,包括无线电技术、最早发现X光的人、收音机、水电站、特斯拉线圈(电流传播技术)、电动机、霓虹灯等,每一项技术都非常伟大,如果没有特斯拉这些发明,可能我们还在用落后的座机而不是智能手机,也不会有充足的电能使用。

尼古拉特斯拉在他的实验室

特斯拉还研究过很多超越时代的东西,比如人造闪电、反重力装置(飞碟)、定向能量武器(也就是激光武器,据说造成了1908年通古斯大爆炸),由于特斯拉很多发明和理论都非常超前,超越那个时代人们的认知,因此他被认为是最接近“神”的人,因为只有最接近“神”的人才可能知道那么多秘密,特拉斯最让人敬佩的不是他的伟大贡献,而是他一生淡泊名利的优秀品质,特斯拉一生视金钱如粪土,放弃了交流电专利,如果不放弃这项专利,我们每使用一度电需要给他缴纳1美元,他已经成为世界首富了,还有特斯拉一生获得11次诺贝尔奖提名,可是他全部婉拒没有去参加,似乎很多伟大的科学家都淡泊名利,而特斯拉也不例外,这也是他能够成为伟大科学家的原因之一。

尼古拉特斯拉和他发明的特斯拉线圈

一般一些伟大的科学家都或多或少流传有一些鲜为人知的传闻,比如牛顿和爱因斯坦晚年信奉神学、爱因斯坦临终前烧掉手稿,霍金临终前给人的3大忠告等等,而作为伟大科学家的特斯拉同样无法“幸免”,在坊间就流传特斯拉晚年在研究一组神秘的数字,这组数字分别是3,6,9,他晚年非常痴迷于研究3、6、9这几个数字,以至于吃东西一定要与3、6、9这几个数字有关,比如吃水果一定要吃3个,还有住酒店也选择3、6、9有关数字的房间,不然就不住。特斯拉认为3、6、9这一组数字隐藏着宇宙终极秘密,是通往宇宙的钥匙,只要能够解开这几个数字的秘密,宇宙全部谜团都能够解开,可是特斯拉晚年始终无法解开这几个数字秘密,直到去世也找不到答案,那么这三个数字里面究竟隐藏什么秘密呢?

细胞分裂永远是1、2、4、6、8、10的倍数

相加数字得出的结果,与3、6、9无关

首先从规律来看,3、6、9这几个数字的地位很高,也就是相对来说比较少,而1、2、4、6、8、10这些数字几乎普遍都存在,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人体细胞分裂,最开始是从1个细胞开始分裂,然后分裂成为2个,2个又分裂成为4个,4个分裂成为8个,然后是16、32、64、128、256、512......不管怎么分裂,都不存在3、6、9这几个数字或者它们倍数。还有如果把一些数字用特殊的加法相加,同样不会出现3、6、9,比如细胞分裂成的64数字就是64=6+4=10;512数字就是512=5+1+2=8,是不是很神奇,3、6、9好像被故意隐藏了一样。

宇宙终极奥秘或者隐藏在3、6、9中

还有在我们生活中很多重要的东西都是1个或者2个,不会出现3个、6个或9个,比如人体器官,1个脑袋、1个心脏、2块肺、2只眼睛、2只耳朵,2双手等等,是不是很少有3双手、三只眼睛的。而3、6、9这些数字要么不出现,一旦出现就全部集中在一起,比如我们平时使用的时间,一天是24小时,一个月是30天、一分钟是30秒,一个小时是60分钟,竟然全部都是3或者6的倍数,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意设计的不得而知。另外,数学家在对3、6、9进行总结的时候发现,3、6、9、12这些奇书都是由1、2、4、8这些偶数相加得到了,这说明偶数和奇书之间存在非常特殊的关系,有点类似于古代所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所反映的哲理。

神奇的3、6、9

特斯拉这位被誉为最接近“神”的人,自然肯定能够领悟到3、6、9这几个数字的美妙之处,特斯拉发现,3、6、9刚好是天体交接点形成的线性模型的三个点,如果将三个点引线并且延长,就会发现形成的图形是最稳固的形状,也就是三角形,三角形被认为是最坚固的图形方案,所以这几个数字可不是简单的数字,它可能隐藏着宇宙真相,只不过特斯拉直到去世都无法解开其中的奥秘,或者只有等未来 科技 足够发达了,人类才有希望对这组数字隐藏的奥秘一探究竟。

特斯拉的狂热粉丝,追随马斯克的脚步,他们相聚在一起,聊聊为什么会选择电动汽车?为什么会选择特斯拉?

我们道路上的电动汽车数量正在不断增加,很多人都选择购买特斯拉电动汽车。在德国,由于政府的补贴政策,购买电动汽车的用户也在不断增加。因此,特斯拉Model?3在2020年上半年新电动汽车注册方面排名第三。那么,实际上究竟是哪些用户购买了特斯拉电动汽车?据说有专门的特斯拉社团,如果有,它起到了什么作用呢?

这是八月末闷热的一天,虽然阳光依旧灿烂,但是已有初秋的几片枯黄树叶从树上缓缓飘到地上。手机中的天气应用程序显示今天的最高气温为36℃。接着,我将智能手机切换到另一个应用程序,于是,显示屏上出现了美国汽车制造商特斯拉的徽标,似乎是要与斜对面一家快餐店前的徽标遥相呼应。

这种明艳动人的风景应该也会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帕洛阿尔托镇见到吧,而电动汽车品牌特斯拉的总部就设立在那里。在我眼前的是德国著名的施瓦本清洁设备制造公司。实际上,我现在身处德国莱昂贝格,这里有特斯拉75?座充电站之一。这座充电站安装了20?个快速充电桩,不仅是整个欧洲最大的超级充电站之一,而且由于其毗邻斯图加特和A8?高速公路,也是使用最多的超级充电站之一。今天,我约了特斯拉社团的一些人,换句话说,我想知道这个群体是否真的存在。

几乎没有资金用于营销

我们集合的时间是晚上7?点,我早一些到了那里,因为我想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特斯拉社团为我提供了一辆汽车,毕竟,驾驶一辆燃油车去那里不太合适。他们借给我一辆?Model?X,更确切地说是一辆高端性能版特斯拉:白色,22?英寸黑色轮圈,底盘可调节高度,标价超过10?万欧元。当时在论坛发帖的时候,我就期待会有一些特斯拉车主能亲自回应,说说他们对特斯拉车型的看法。

这个平台是2011?年由索斯藤·多埃(Thorsten?Dohe)创建的。他是一家小型管理咨询公司的总经理,之前驾驶的车型是奥迪A6,大功率的燃油车型总是能为他带来不少的驾驶乐趣。然后,他突然想体验一些新的车型,于是在没有试驾的情况下非常幸运地订到了一辆特斯拉跑车。驾驶之后,索斯藤兴奋地称其为“信仰的飞跃”。

当时,特斯拉的营销活动仍处于起步阶段。因此,关于新车型的信息被限制在有限的范围内,或者说白了:几乎没有什么营销手段。因此,索斯藤成立了“特斯拉驾驶员与朋友”(Tesla?Fahrer?und?Freunde,简称TFF)论坛。在这里,每个人可以相互认识,目前大约有1.8?万名注册会员。“起初人数特别少,后来有大约200?名热情的跑车驾驶员加入了我们的论坛”?,他回忆道。

社团内部非常团结融洽,“大家都相互帮助,这里的特斯拉驾驶员可以获得各种支持,比如在紧急情况下帮助其为电动汽车充电。”如果驾驶员有急事,这个大家庭的其他成员还会到指定地点接走他,并将其带到下一座市区快轨车站。“对我来说,论坛是解决问题的避难所”,索斯藤非常自豪地解释道,并继续说:“在突发的紧急情况下,我们首先想到的并不是请求拖车服务,而是向社团寻求帮助。”

特斯拉仍在努力节省营销方面的开支,几乎没有更换传统广告,只是依靠口口相传。索斯藤证实了这一点:“我们自己组织活动,自己进行测试。”后者特别重要,通常是用户购买的“最初动力”。因此,特斯拉社团经常会提供自己的私家车来给用户试驾。

在论坛上看到的内容证实了索斯藤的描述:近40?个人对我的帖子发表了评论,有人甚至亲自来到莱昂贝格与我见面,想谈谈自己对电动汽车的见解。过去,我们经常会被误解不愿报道特斯拉和电动汽车。接着,第一个试驾人员开始了对Model?S?的试驾,这款车无噪声,充分展现了电动汽车的优势。

观念转变的燃油车发烧友

诺伯特驾驶了一辆特斯拉ModelS。他来自沃尔夫斯堡,学习的是机械工程专业。现在,他是一名软件开发人员。“我的爱好是改装内燃机”,他小声地承认,好像害怕其他人会有什么不满一样。然而,这种担心是没有根据的。“我最初只是想要一辆环保汽车而已,当然,如果比较幸运的话,这款车最好也能够兼具驾驶乐趣和卓越的动力性能。当时,这款车满足了我的所有要求”,诺伯特解释道。

来自赫尔佐根赫若拉赫的植物育种家马丁非常同意这一观点,随后也给出了自己的结论:“特斯拉的能源效率是无与伦比的。10千瓦时相当于1升柴油。我车上安装的是100KWH的电池,续航里程可达400?公里。没有燃油车型能做到这一点。”

讨论变得热烈起来,专门开发柴油喷射系统的拉尔斯总结道:“在社团中,我们拥有需要的所有人员。”他们中有专门研究特斯拉车辆的轮胎经销商,也有律师和保险经纪人,能够为特斯拉驾驶员挑选最佳的保险条件,成员们能够在论坛上得到一切自己想要的帮助。

在与社团成员的交谈中我发现:他们对燃油车型谈论不多,但是对电动汽车充满极大的热忱。令人惊讶的是,许多特斯拉驾驶员曾经是狂热的燃油车型发烧友。这时,我们发现一辆奔驰EQS-Erlk?nig?正缓慢驶来,看样子是在寻找充电站。当驾驶员注意到我们的摄影师时,略微有些尴尬地快速离开了。

非常绿色环保

自2012?年以来,商业经济学家兼烘焙大师罗兰·舒伦就是TFF?论坛的成员。目前,他正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希尔登高速公路交汇处与特斯拉和充电服务提供商Fastnet?共同建造欧洲最大的快速充电站。项目的一部分是一座五层大楼。一楼有一个带咖啡厅的小酒馆,那里的菜品都是有机的,时不时还会给客人提供一小份生菜和浆果。“特斯拉的驾驶员非常喜欢这里”,舒伦说。特斯拉驾驶员要比一般的驾驶员具有更强的环保意识。一切都将在2022?年年底准备就绪。

在一次大会上,舒伦曾与特斯拉针对电动汽车的问题有所交流。现在,他已经非常有名了,因为,2013年6月的时候,他准备在高速公路交汇处附近自己的面包店前建立德国最大的公共充电站,计划于2019年年初建成。现在,各个品牌以及国家和地区的电动汽车驾驶员每星期六都会在那里相聚。驾驶里程最长的人会收到一份礼物。舒伦笑着说:“虽然看起来有的人来此只是为了吃一份瑞士早餐,实际上真正吸引他们的是这里的氛围。”

我好奇地发现:舒伦面包店的一个角落被称为“埃隆之角”。那里立着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的人形立牌,他的照片挂在墙上。的确,马斯克堪称电动汽车届的顶流明星了。

在我的想象中,这位特斯拉的老板应该像救世主一般被他的“粉丝”们敬佩和仰慕。可以想象,救世主马斯克通过推特向其3800?万“门徒”宣扬了电动出行的好消息。电动汽车可解决人类与环境问题,而充电站则是为电池充电的聚会场所。

我跟丹尼尔和塞巴斯蒂安聊了很多,他们是这群人中最年轻的。非常凑巧的是,他们都驾驶Model?3。他们与社团中的其他成员有所不同,并非在于他们对电动汽车的态度上,而是在充电桩的问题上。他们认为,超级充电桩是专为长途驾驶而建造的。“人们来这里并不是简单地为自己的电动汽车充电,在这里,他们可以针对电动出行的各种问题相互交流看法”,税务顾问塞巴斯蒂安非常务实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但是拉尔斯并不同意他的看法,因为作为Model?S?驾驶员,他可以免费在超级充电桩上充电。这时有人提出去参观一下充电站,大家都感到很兴奋,这对于我们或舒伦面包店的顾客而言,都是不寻常的体验。

我确信,新一代特斯拉驾驶员正逐步成长起来。诺伯特也证实了这种变化:“特斯拉正在逐渐成为电动汽车世界的主流。车辆价格也变得更便宜。”他是指对电动汽车进行补贴后,目前Model?3的价格远低于4万欧元,因此,许多潜在用户也能够负担得起。这里对特斯拉感兴趣的试驾人员不仅包括仅对特斯拉的创意和技术深信不疑的人,还包括不少从特斯拉获得最佳报价的人。

他们的共同点是非常欣赏马斯克的热情。“我非常尊重他的表现。他是一个很有远见的人,也提出了很多先进的理念”,塞巴斯蒂安总结了自己的观点。“但我可不想让他做我的老板”,他开玩笑道。其他人也笑着点头同意。

晚上9点25的时候,我们完成了今天的试驾。是时候对今天的经历做一个总结了:是否存在特斯拉社团?毫无疑问!向新能源转变对许多人来说非常重要。或许你会认为,电动汽车并没有什么前途可言。特斯拉是宗教吗?当然不是。他们并不想改变任何人,或者,用“说服”这个词更贴切。不管是特斯拉还是其他制造商,其电动汽车的主要问题都是电池。

凭借Model?3,特斯拉虽然为大家接受,但是也失去了一些原有的魅力。根据社团的说法,特斯拉仍然会在同类车型的竞争中遥遥领先,单凭无与伦比的充电桩网络。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我了解到的事实是,在充电站的建造方面,目前只有少量供应商能够经过德国严格的质保审核。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